夜晚的東京被街燈點綴得醉人,新宿、涉谷、銀座、六本木,聚集在這個小小的城市當中,格外顯得奢華又耀眼;月很狡猾,她只是逕自照耀了美麗的一面,愜意的認為,反正這個城市,永遠不會迎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在這依舊閃耀的冬夜,一個雙手皆收進了大衣口袋裡的男人,故作從容地穿越了銀座四町目的交叉路口,他身後那座建築物上的大鐘將指針走向了午夜十二點整,縱使沒有鐘聲或是特殊的燈光表演,卻也宣告著這裡的夜幕才正要拉起。

 

他的腳步時而加快、時而放慢,但那直勾勾盯著前方的眼眸,卻只是認真到完全出賣了他的行為──他正在拼了命跟著就在不遠處的前方、那提了只黑色公事包的傢伙。

 

「嘖、誰啦……」咋了舌,他百般不耐的從口袋裡拿出了瘋狂震動的手機。「你好、」

 

『赤西仁就說了不准擅自行動你人在哪啊───!!』

 

話筒的另一端毫不客氣就接在赤西接起電話的下一秒破口大罵,那濃得化不開的鼻音當中,約略還能聽見接近崩潰邊緣的僅存理智。『算我求你大爺快點回來,我可不想跟你一起被禁閉、』

 

「你真的很沒人性耶。」耳朵在無預警的當下被這樣一吼,他只覺得好像耳膜都要破了。「不要廢話了,快來銀座cover我,四町目三越後面兩條巷子裡……」

 

赤西盡全力壓低自己的音量向同伴通報,卻又深怕把跟了一整晚的目標給丟了,模模糊糊地大概說了他當下的位置,「反正就是……啊、媽的他進去了啦。」

 

眼看目標對象就這樣隱沒進一間地下室的酒吧裡,赤西再也沒辦法分心去考慮其他事情,粗心大意的甚至連店名都沒看一眼,掛上電話,就一路跟著步下階梯。

 

方才姑且是和自己的同期夥伴山下報告了聲,至少讓對方大概知道自己是在幹嘛,可是在這種隨時會發生些什麼都無法預測的狀況下,他還是先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畢竟誰也不能保證,萬一發生了些什麼,山下都能及時趕上。

 

他還是帶著那依舊故作鎮定的步伐向前邁進,跟著前方的男人一起轉過了道長廊,原本顯得昏暗的光線在一瞬間豁然開朗,眼前迎接著的一盞水晶吊燈耀眼眩目,金黃的燈光將整個室內裝飾得奢侈豪華。

 

「先生,不好意思。」

 

看著前方那人只是看了領位員一眼,就能直接入場,赤西卻毫無預警地被攔了下來。他一臉莫名的看著對方,卻又滿心焦躁的擔心著跟了一整晚的成果會就此成為泡影。

 

「入、入場費嘛。」猜想著或許是這層原因,試探的說出口後,只見那人鬆了一口氣般的又回到了微笑。

 

糟糕、沒跟好的話這筆錢……申報不上去吧。但是又得表現出對這種夜生活闊氣又熟悉才不會被懷疑,怎麼辦,要不要乾脆把警察手冊掏出來、

 

屁啦!那身分不就曝光了嗎!

 

眼看前方的男人已經快要離開自己的視線了,情況完全無法允許自己私毫的停頓,鐵了心,赤西打好了決意,肯定要漂亮結掉這案子,他帥氣的拿出了錢包,然後──、

 

「唉呀,我還煩惱著在裡面要怎麼找你呢。」

 

突然,在他身旁冒出一道甜膩的聲音,只是莫名帶著些微妙的沙啞……「哈?」還反應不過來,那個人便伸手就挽上了赤西。

 

她身穿了黑色的連身大衣,脖子上的毛皮延伸至胸前,在點綴出了奢華感之後,下身的短裙連接了黑色的絲襪及性感的高跟鞋,婀娜的姿態一覽無遺,身上更是帶了一股甜美誘人的香草味道。

 

……是那傢伙──!!

 

「我們是一起的。」她,接著又向領位員補了一句。

 

聞言,赤西旋即轉過頭對著那副大墨鏡底下的雙眸使著眼色,但刻意的、她更是過份的黏上了赤西的身體。

 

這樣的互動讓領位員會意過來,他親切的一笑。「歡迎蒞臨今夜Lovers night,情侶入場只收您一萬唷。」這個優惠方案讓赤西聽得嘴角都僵了,打從心底熊熊燃起的一把火,讓他因為付出一張諭吉大鈔而淌出的血都要直逼沸點,即使這能讓他順利的往前追上了跟蹤目標人物的腳步。

 

直到那人終於在吧檯的角落坐下,兩人也趕緊跟著入坐在不遠處的沙發座位,便繼續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龜─梨─和─也、」壓低了音量,赤西對身旁的那人說著,一字一句,講得咬牙切齒地。「少礙事,馬上回去。」

 

「誰理你,我好歹也是在工作。」相同把講話的聲音降到最低,他的唇靠近了赤西的耳畔,不用再矜持女人的高音,龜梨淡淡地說著。「一股腦追著販毒集團……你肯定沒注意到吧,這間酒吧是誰經營的?」

 

原本要臭罵他一頓的話全都被這個問題推回了肚裡,赤西這才發現,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走進了哪裡。

 

「……山根一郎。」

 

「山根、這次要競選東京都知事的那個IT社長?」得知了這個後台,赤西在驚訝之餘,還是忍不住感嘆。「你一個報社記者,為什麼會知道得比警察還多啊……」

 

「是你沒帶腦好嗎!」挑了眉,龜梨趕緊收起因為激動而有點變大的音量。「店名連看都不看就衝進去,拜託有點常識好不好。」意指著,一般機伶點的警察在注意到這間酒吧的當下,早該聯想到這些了。

 

「總之、」他們同時注意到了此刻另一個男人正可疑的走向吧檯的那方,避免赤西的眼神盯得太直接,龜梨裝模作樣的攀起雙手圈住他的頸項,接著身體便貼上了他的胸膛。「他們今晚的交易,山根的獲利會是不爭的事實,但是交易的雙方我還無法掌控太多資訊……」

 

語落,龜梨誘惑的留了輕輕一吻在赤西的頸上,「所、所以?」

 

「所以請保護我讓我拍到獨家吧,赤西刑警。」

 

「你現在馬上給我滾回去───、」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