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合了一些不是讓人很愉快的要素,但我覺得結局還蠻甜蜜(?)的。

當中有些畫面在我腦海中浮現時讓我感到悲傷而哭了,但實際上這份悲傷好像沒有很好的表達出來,因為我也不太清楚這樣的難受是為什麼。

最後祝大家新年快樂,蛇年也請多多指教了 (笑)

 

 

 

 

『吶吶、你看那個看板……』

『啊……是之前那個鬧很大的醜聞對吧?』

『對啊對啊,聽說有吸毒嫌疑耶,會不會太誇張了點……』

 

夜晚的涉谷,涉谷的全向十字交叉路口,分明是這不夜城交通最尖峰的時刻,廠商卻等不及隔天天明,連夜急忙就要拆除那太不負責的代言人的廣告。

 

『那傢伙是不是幾乎每週都有新聞能登上週刊誌啊?』

『因為形象一路下滑,導致代言一個個被取消,不知道他違約金付了多少?』

『肯定很不得了吧?但又沒差,他都撈這麼多了……』

 

車水馬龍人來人往,一張嘴說上一句,批判的輿論便就此累積累積擴大擴大,好像沒有任何上限,永遠都見不到盡頭,只要人們的這張嘴還在,就不會有任何謠言會停止,這般的浪潮想必即使是智者也難以抵擋了。

 

『啊,那之前原本說配合就職活動的季節要代言的那個西裝廣告該也不會、』

『當然沒啦!不過說也奇怪,明明就有這麼多先例了,為什麼還是到處看得到他的廣告啊……』

『哎、還不是話題性嘛?而且不知道為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是他代言的東西,即使不久過後又會因為『不適任』而被撤下,但總之肯定就是會大賣。

 

大賣特賣,銷售長紅,絕對是業績的保證,只要一旁掛上他的名──

 

黃瀨涼太

 

只要掛上這四個字,就絕對能引發空前絕後的迴響。

 

『不過前提是他的形象可要保持到商品上市吶?哈哈!』

『對耶,但這麼說來,不就代表他有絕對能推銷出商品的魅力?』

 

『搞不好是消費者被催眠啦,真像一群傻子、』

『嘴上這樣說,那你倒跟我講,現在你脖子上這條圍巾的品牌是誰代言的?』

 

『呃、……黃瀨涼太。』

 

×

 

「涼太,你這次太誇張了。」

 

走進攝影棚的休息室裡,經紀人皺緊了眉,看著黃瀨的雙眼有些紅腫,但穿在身上的套裝和高跟鞋仍然一副精明幹練的模樣,這樣的反差,只是徒然讓她顯得更加狼狽不堪。

 

「我們不管警察那邊的檢驗的結果是怎樣,我也不想再聽你的解釋或是坦白,無論如何、即使你是清白的,即使你是有罪的,公司都會讓你是『被誤會的』。」

 

「我知道你就是仗著這一點,但是聽好了,這個世界不可能永遠對你這麼溫柔下去,而且你這樣的生活方式……涼太,看你這樣、我真的覺得很心疼──」

 

經紀人把話說至此,她幾乎全身都要顫抖了起來,聲音變得哽咽,她握緊了拳,修過的指甲很很插進手心,好像不痛到滲出血,會無法轉移她的注意力,會讓她不小心就在黃瀨面前潰堤。

 

「上原小姐。」兩人之間靜默了很久,黃瀨那雙眼尾上勾的眼眸一直看著眼前拼命武裝起自己的女人,時而撐起頭,時而歪了頸。那並不像是反抗期覺得老師很煩的孩子,現在的他所散發出來的氛圍,是他根本不在意方才從左耳傳進,並接著自右耳離去的一字一句。「我想抽根菸,可以請妳滾嗎?」

 

說到頭來,又是一句傷害人心的話語。

 

在這句話之後,被太多壓力給擊垮的上原,一瞬間被點燃了導火線。她歇斯底里地大哭了出來,她四處砸毀休息室桌上的所有物品,她放聲尖叫嘶喊,句句淒厲。這樣的反應把警衛給引了進來,兩個大男人手忙腳亂地想壓制住這個發了狂的女人,只是在這一陣混亂當中,上原還是抓上了美工刀,在黃瀨的手臂上狠狠留下一道血痕。

 

在她被警衛拖離現場的前一刻,靠上了黃瀨的臉,即使雙手都被拉扯著,她還是勉強湊近了臉龐,她哭得模樣很慘,分明上一刻才傷了人,下一秒卻對著他綻出了笑靨。

 

「吶,涼太。我還在等你再那樣叫我一次喔。」

 

一邊笑著,有時還傻傻地揮著手,一邊親暱的喊著『小原』,就像好幾年前那樣──

 

×

 

『終究連跟了十幾年的經紀人都不要黃瀨了啊……』

『哎、她也真是衝動了,聽說還弄傷了他?要是那個黃瀨提告什麼的,可就麻煩啦!』

『被你這樣一說,搞不好真的有可能啊……畢竟、』

 

──畢竟是那頭沒人能管得住的金毛野獸。

 

『是說了,前陣子他好像害了一個女偶像被強制解約?』

『這事情鬧得可大了,你不知道嗎?』

『我剛跟我們家的藝人從義大利結束外景回來啊,沒有跟到消息啦!』

 

黃瀨和一個女偶像一起在夜店門口被拍到,兩個人看起來都喝得很是盡興的模樣,他大方的讓女孩依偎著,好像根本是交往了好久的情侶那般,再怎樣親密的舉動都自然到不行。

 

但光是如此,就足以讓那個女孩再也回不到這個五光十色的世界裡。

 

分明是這樣教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對象,卻又有一股讓人沒辦法抗拒的魅力,就是想要靠近黃瀨涼太這個人,即使在真正觸碰到他的心之前,都會先摔得一頓粉身碎骨。

 

『不過也好啦,聽說那個女生就索性回到學生身份,貌似打算重新考大學耶。』

『是喔?那個叫做上原的經紀人,好像在那之後也打算要結婚的樣子了……』

『怎麼怎麼?這麼說來,脫離黃瀨的女人,不都一副得到幸福的模樣嗎?』

 

『哈哈哈,怎麼可能,只是碰巧吧──』

『也是也是,講到女人啊,大概就等著黃瀨把誰的肚子弄大吧!』

『搞不好下禮拜的週刊誌主題就、……啊、噓!黃瀨走過來了──』

 

來不及了,全都聽到了,全都聽進去了唷,大叔們。

 

不過真是太好了,她找到了目標,她找到了幸福。

 

四周都是刷得潔白的牆,而且無論走到哪裡感覺看過去的景色都是一樣。電視台就是如此教人厭惡作噁的地方……一邊才覺得欣慰,一邊卻又覺得寂寞了起來。

 

先撇開她不說,她那老是哭紅腫了雙眼的狀態似乎已經好久好久了,明明就是一直在一起的,明明就一直待在身旁的,為什麼直到那天,直到那天她完全崩潰了武裝,會突然有種『好久沒見到面了啊──』的想法湧上。

 

聽說是自己害了她,害她連在休息的時候都要替自己四處奔走、四處向廠商道歉;聽說是她保護了自己,她忍受著工作上的挫折屈辱也要把不合理的工作推掉。

 

自從那個人從自己面前離開了之後,自從自己好像什麼都看不見了之後,是知道這一切的她,勇敢地站在自己面前,阻擋了世界的日曬雨淋,然後全都加諸傷在她身上。

 

但是沒關係了,對不起啊,欠了妳這麼多道歉。

 

吶、我就快可以好好向妳賠不是了,請再等我一下,小原。

 

×

 

『天啊今天的新聞根本全是這兩個人嘛──』

『NBA明星球員青峰大輝竟然突然出現在成田然後就立刻宣言要回日本職籃發展;另一個是在沒有任何向經紀公司報備的情況下就召開記者會宣布退出演藝圈的黃瀨涼太──』

 

『搞什麼啊!報紙也才這幾張而已,一半都給那兩個人佔走版面了嘛!』

『弄半天黃瀨的話題性還是從頭高到尾,從來沒掉過啊……』

『吶、聽好了,青峰大輝可是光榮返國,他是為了日本的職籃才放下NBA回來的,不要隨隨便便跟那個沒節操又不負責任的黃瀨涼太相比好嗎?』

 

『不過人一退出演藝圈,看板就全都掛回來了是哪招啊?』

『大概是因為橫豎這個人都不在這個圈子了,沒有既定形象問題,而且說真的又會大賣……說到頭來怎麼覺得黃瀨還是贏家啊?』

 

『欸欸欸,是說青峰大輝回國後的第一場比賽的票已經賣光了、』

『什麼──也太快了吧!?』

 

×

 

沒有你的日子,一點也不會難熬。

 

說真的,那段時間究竟有多久,有多長,你要問我個所以然,我大概也回答不出來。但似乎真的很久了,認真起來去追朔的話,搞不好五、七年都有。

 

這麼久沒跟你說到話,沒看到你的人,這麼久過著沒有交集的日子,卻不約而同在同一天做出同樣教社會騷動起來的決定。

 

然後你打開我的家門,還提著很大箱的一只行李。

 

你先甩了我一巴掌,直到我哭了出來,你的嘴這才吻上。

 

×

 

睜開眼,我發現你回到我的世界了,我也發現我的世界總算回來了。

 

已經沒什麼好懼怕的了,也無需再武裝了什麼了,對吧?

 

吶,小青峰,我們明天──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