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以往好一段時間都不曾改變的事情在改變了之後還是會在獨處時刻不經意憶起,甚至教人覺得自己怎麼能如此難以割捨一般難堪,卻又矛盾地感到有些溫暖。

那種心情很美好──雖然直到最近才開始這麼覺得就是了。

「哈哈,一開始還光是看到就會覺得很厭煩呢。」

一邊低語,龜梨不禁伸手輕輕撫過潔白的床單。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