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真的很喜歡凜很喜歡凜遙啊!求同好!XDDDD

※本文預計為12月的CWT35新刊

※應該是會跟之前的青黃夏が終わるまで一樣,會將故事分成兩段主線,前半會在網誌上更新,後半則是作為加筆內容僅在刊物當中公開這樣,我個人是覺得前半當一個中篇來看大概也是可以的?可能啦,應該,因為我才寫了一點點而已......(毆#) 所以總之還是求鞭打,謝謝。XDDDD

故事走向會從主角們高三從社團引退後準備考試的時節開始寫,不會在網誌上公開的後半則是大學並且20歲之後的延伸。總之整篇都是妄想......WWW 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半夜看完動畫22實在忍不住了......

※基本上也不太算CP向,就是以這兩個人為主。

※..............唉.........(谷底) ←別放這無意義的註記啊###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又來了。

又是這樣血肉橫飛的地獄,不知道是已經看過多少次的景象。

 

一群掛著滑稽表情的噁心肉塊,然後,在蠻力和利齒的作用之下,身邊的人也一個個接著變成團團肉塊。認識的,不認識的;熟悉的,不熟悉的。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人際關係已經無法代表些什麼,無論失去的是誰,沉痛所帶來的重量全是一樣的,那都是會讓人心一塊塊空掉的悲傷。

 

說好聽點,大概就是無論這兵團的哪一個人,都是等同份量的重要,但說穿了,只要穿上這身自由之翼的披風,無論是誰,隨時都有變成肉塊的可能性。一直對自己灌輸這樣的想法,橫豎這也是個沒有正確解答的世界,寧願每一次戰鬥之後都要感到哀慟,也不要在失去了某個特別的人的時候,被擊垮到一蹶不振。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王都,真實面來講,就是一群狗娘養的傢伙聚集在一起的地方。紈褲子弟們穿著高貴華奢的衣裝,還以為弄髒是很勇敢的事情一般,帶著淫穢卻又像施捨的眼神,一步步踏進複雜的地下。

 

不屑於這種傢伙的結果,沒拿到錢就算了,最後還是惹惱了那些滿臉肥腸的富商們。使勁地出拳揍去的話肯定是很快就能解決的,但偏偏那幾張嘴臉就是髒到教人連碰到都會覺得反胃。

 

吶,你不這樣認為嗎?一個個滑稽樣的,髒死了。

 

只是這樣糾纏下去也不是辦法,沒打個幾下就滿地找牙叫媽媽,落荒而逃之後縱使不想、但在這種暗巷附近也沒有可以清潔的地方……低咋了一聲,還殘留在手背上的血漬及那油膩的感覺揮之不去,真是受夠這種鳥事了,但現在能做的,也只有趕緊走遠,到有可以洗手的地方為止。

 

嘆了一口氣,但就在要執行這個決定、並才打算要起身的前一秒,突然一道完全將自己覆蓋的陰影鋪天蓋地的襲上。

 

「唔、你要幹嘛、」眼前是個金髮的傢伙,穿著什麼樣的衣服根本注意不到,那雙一直在笑的眼,還真是會一瞬吸去了所有注意力……怎麼,這難道什麼新的迷昏人的手段嗎?

 

「啊,抱歉。」就這樣注視了一段莫名的空白,金髮的男人這才稍稍拉開了些距離,接著,就只能看得見他直直伸來的大手而已。「請問……可以與你共舞一首嗎?」

 

「……哈啊?」

 

烏雲散去了一個小小的縫隙,耀眼的陽光就毫無遲疑地穿得透徹並灑上了整片金黃在這灰暗的大地。

 

「哎,瞧我說了什麼。」男人笑了笑,這次總算看清了,那是連同嘴角還有臉部的肌肉一同揚起的表情。「我是說,請加入我們吧──調查兵團。」

 

那天,除了被染得澄黃的笑靨之外,同時還看見了綠色自由的羽翼。

 

 

Fin.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

「……啊!」松岡原本低頭翻閱雜誌的動作,因為一聲其實聽不出來有多訝異的驚呼而停下,定睛一看,剛好進了便利商店就發現自己的人,正是七瀨。「為什麼我到哪都會遇到你啊?嘖。」

 

「這是我要問你的才對吧。」秉持著一貫不變的面容,七瀨隨之便站到雜誌櫃前,並隨手抽起了擺在松岡面前的體育週刊誌。「你不是都住學校嗎?」

 

松岡這個幾乎都只在新年假期才回家一趟的人,居然會在並非是什麼特別假期的一般週末,出現在這個小鎮上。七瀨因此抱持合理的懷疑,並理直氣壯地將那有些不耐煩的質問完整退還給對方。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中學的最後一年,沒有社團活動的夏天就此迎來了尾聲,從來沒像這樣密集的排過模特兒的攝影工作,一面覺得辛苦,但就像是經紀人說的,如此一來,高中以後如果決心要認真踏入模特兒業界,那這年夏天的付出也將會成為最穩固的基盤,很是值得的。

 

經過了一夜的休息,全身的疲憊還沒完全除去,即使掛著窗簾,但外頭過份耀眼的陽光還是將想再多睡一些的人給曬了醒。直到前一陣子都還很熱衷的籃球,現在想起來卻又像最一開始一樣,沒有任何他校的對手可以較勁了;或許,更糟的是,可以較勁的隊友們,也都一個個過著如同現在的自己一樣,百般無聊的日子。

 

黃瀨半起了身在床上坐著,他一手撐著頭,一下透過窗簾猜測外面現在是如何的萬里無雲艷陽高照,一下又收回了視線,撇頭看向那不知道已經多久沒動過的籃球……幾乎是無意識的看著,那顆橘色的球體裡頭,到底曾經裝載過多少笑容,甚至都撐得又鼓又硬地,抱著它的每一天開心到好像快要炸開來一樣。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