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2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麻布署的兩位警員先行離去之後,整理了資料,赤西也跟著他們的腳步打開了會議室的門,但面對迎面襲來的冷清,他還是覺得有種說不上來的感嘆。

 

看了看手腕上的錶,雖然只是個這麼小型的會議,一趟下來卻還是耗去了好幾個小時。今天,搜查一課大概有一半的成員都被叫去十一樓的大會議廳參加搜查會議了,關於那樁連續殺人案。

 

想必現在警視廳外頭已經有一群記者蓄勢待發地想要採訪到些什麼吧?或者也有可能在會議之後就直接開了場記者會也說不定。

 

那傢伙……也會那其中一員嗎?

 

應該、是吧。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警視廳替這件案子組成了一個專案小組,雖說如此,但不過是用了位在地下一樓的一間小會議室當做總部,成員東加西加也不過五人,搜查一課三人、和麻布區警署兩人。

 

好吧、畢竟現在上頭比起這個案件,更想盡速偵破的是東京都內連續殺人案。

 

赤西在心底默默認栽了這回事,也不能說這個案件不重要啦,前輩說過、案件沒有分重要與不重要,只要是犯罪,都是不可饒恕的事實。

 

──是沒錯啦,但是這個線索又少、資源又少、人手又少的狀況下,確實沒辦法百分百提起勁來,也沒辦法帥氣地斷言能迅速破案。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色的天空正下著一場小雨。

 

雨絲很細,也相對的很輕。他走著,迎面一陣刺骨的寒風吹來,冰冷的雨,便會毫不留情地打上臉龐。

 

時節進入了十二月,大概是月中了吧,這陣子街道上全都是美麗的聖誕燈飾,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如此期待著這場盛宴一般。

 

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凌晨四點多,這樣墜入黑暗中的東京,才是最真實的一面吧。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碗、我來洗就好了啦,廚房也是,交給我來整理就好。」飽餐一頓過後,赤西先開口阻止了準備要將空碗盤端回廚房的龜梨,「你就先休息吧。」

 

接受了赤西一貫的溫柔,龜梨微笑之後還是挖苦地說,「但是沙發……似乎沒有空間讓我休息的樣子耶。」

 

「有、有什麼辦法嘛!之前追的那個案子,你知道我試著查了多少東西嗎!」

 

「嗯,試著。」重複了一次他聽到的重點,「那結果是?」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延期?欸?呃、」分明人都來到攝影棚了,這才被告知雜誌拍攝的工作日程早已更動。基本上很少遇到如此臨時的狀態,龜梨顯得有些訝異又有些手足無措。「為、為什麼?」

 

「啊、抱歉,我沒跟你說嗎?」看起來好像比平時還要更加忙碌的經紀人一面道著歉,但就在他看起來才正想跟龜梨解釋的時候,偏偏手機又碰巧響起。「嗚哇、是廠商……」

 

看來又是得處理上一段時間的電話了,龜梨有些無奈地,還是讓經紀人以他的工作優先了。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barefoot-web   

 

※文案※

 

當十七歲的青峰遇上身邊已經有一位Miss Independent的二十五歲的黃瀨。

當年下所擁有的那份衝勁和幾乎快被遺忘的率直遇上糾結於雙性戀傾向又束縛於社會的年上。

 

「所以說、天啊,我竟然對高中生出手……」

「不,你是『被』高中生出手了。」

 

這只是一個愛情故事。

是一個有笑容卻也有淚水,有情不自禁的心動也有反覆掙扎的苦惱的故事。

是一個沒有誰是好人,卻也沒有誰是壞人的故事。

 

這只是一個關於想要得到『幸福』的愛情故事。

 

※注意:試閱有肉,雷者請記得迴避噢~

 

※印量調查開放中!※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赤西,今天已經沒什麼事了,要不要一起去聯誼啊?」坐在滑動的電腦椅上,山下帶著花花公子的招牌笑容,就朝著赤西靠了上去。「青山女子大學的唷……」

 

轉頭看了自己的親友兼搭擋一眼,赤西掛著重重的黑眼圈嘆了口氣。

 

「你還真有精力去吃那些嫩草啊……」整了整手上的資料,他看起來很沒精神的樣子,和一旁興致勃勃的山下成了明顯的對比。「難得今天天剛黑就能走,我得好好睡一下。」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都快一小時了……怎麼還沒行動啊。」

 

一直緊繃著神經也是累人,個性一向衝動的赤西首先發難了。原本還有個跟他對上話的傢伙,但是離開走向店面角落的門後之後,便再也沒有其他動靜了。

 

「是啊,還不快解決,要是趕不上印刷的截稿,我看你怎麼還我一個頭版。」

 

聽著龜梨的語氣,好像這些全都是自己的錯一樣,赤西瞪大了眸回看身旁的他一眼,卻只見那人正優雅地啜下一口透著粉紅光澤的甜調酒。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晚的東京被街燈點綴得醉人,新宿、涉谷、銀座、六本木,聚集在這個小小的城市當中,格外顯得奢華又耀眼;月很狡猾,她只是逕自照耀了美麗的一面,愜意的認為,反正這個城市,永遠不會迎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在這依舊閃耀的冬夜,一個雙手皆收進了大衣口袋裡的男人,故作從容地穿越了銀座四町目的交叉路口,他身後那座建築物上的大鐘將指針走向了午夜十二點整,縱使沒有鐘聲或是特殊的燈光表演,卻也宣告著這裡的夜幕才正要拉起。

 

他的腳步時而加快、時而放慢,但那直勾勾盯著前方的眼眸,卻只是認真到完全出賣了他的行為──他正在拼了命跟著就在不遠處的前方、那提了只黑色公事包的傢伙。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集合了一些不是讓人很愉快的要素,但我覺得結局還蠻甜蜜(?)的。

當中有些畫面在我腦海中浮現時讓我感到悲傷而哭了,但實際上這份悲傷好像沒有很好的表達出來,因為我也不太清楚這樣的難受是為什麼。

最後祝大家新年快樂,蛇年也請多多指教了 (笑)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只是試寫練筆搓手感而已www

※雖然這真的是未完成但這篇名也真的叫做未完成啦哈哈~(#)

※基本上都還沒做功課查資料所以滿滿BUG什麼的也請先看看就好……XDDD

(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都快要凌晨四點了還不睡覺然後寫這東西寫到凌晨四點半多就跑來貼是要更新給誰看啊哈哈哈)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