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6 (5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欸、你倒是君子點。」

 

龜梨毫不客氣的拍掉打算在棋盤上動手腳的赤西,被逮住小動作的人也只能噘上了嘴認了認的、把局面還原成方才的模樣。


「唉……想當初那個連下顆棋都可以遲疑上半天的龜梨和也,多麼可愛吶。」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人都做了清洗的動作之後,先躺回床墊上的龜梨,悠哉的側著身,看著在一旁忙東忙西、簡單整理著房內的傢伙。腦中想起了方才槿子說的那些話,幻想中赤西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的畫面,趣味的和他此時的身影重疊了。

 

「……真是不夠坦白的彆扭傢伙。」說著這話,龜梨也不禁笑了出來。

 

「啊!?你在指我嗎?」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房內的燭火搖曳了一下,像在竊笑著這滿室的淫靡似的,卻也像在替潔白床墊上不斷交纏著的兩人,感到一絲害羞的喜悅。

 

他低聲的細吟、時而偏高的嬌喘,和另一道屬於男人的性感喘息夾疊在一起,便交織出了一整片的放蕩氛圍,那種沉淪的危險,卻格外迷人。

 

「呵呃……、仁、仁……」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龜、龜梨先生!?」

 

在精彩的戲劇結束之後,赤西邀請了龜梨以及幾位劇場的負責人,連同帶進了一些店內的花魁作陪,展開了一場劇後的宴會。

 

當卸下了女裝戲服的龜梨出現在宴會場地時,那幾個沒見過他這般男子面貌的女人們,無一不是驚艷的顧不了禮節,細聲討論了好一陣。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舞臺上的龜梨,是個絕對征服的角色,他就是有辦法稱霸這場子,他可以緊緊抓牢台下無以計數的觀眾們的心。無分是一抹微笑,一記眨眼,不同於一般男人,那自小在戲班訓練出的柔軟身段,他的指尖一轉、舉手投足,全是迷人。

 

隨著劇情的發展,那悲情被拋下的女角,靜靜的落下了兩行情淚。晶透的液體自然滑過了龜梨的臉龐,那無聲的心碎,替他更添了絕美。

 

伶人。

 

不成文的規定是,只有男孩能夠進入戲班,但一齣劇不可能全是由男人來飾演,那也未免太過陽剛。因此其中、幾個長相較為清秀,或是體格骨架較為嬌小的,便會自幼接受不一樣的培訓課程,並出演女角。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背輕輕靠著牆,赤西半坐在床墊上,屈起打得大開的兩腿之間,正埋著那做著最親密服務的妖媚人兒。看著那被自己方才的挑逗弄得滑了一邊的大紅色和服,更襯出了肌膚的淨白,那有些鬆動的腰帶,還有因為他半趴伏著的姿勢,而絢爛的攤在後方的衣裳……

 

就像是一大片燒的延伸的火,以高漲著慾望的兩人為中心,放肆的燃著。 

 

「這戲服……我明天再買一套還你就是了。」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越是耀眼之處,相對的在那背後、不讓世人瞧見的陰影,便是理所當然較常人想像中還要更黑暗一些。當那大片撲上雙頰的緋紅被拭去,當那勾勒在鳳眸眼尾的線條被抹去,真實的他和看似永遠讓他征服的奪人炫目的舞臺相比,是不是根本僅僅一束微光、黯淡又幽渺呢?

                        

那被喚作是『伶人』的自己啊……

 

他人看來自然是閃耀不已,伶人有著幾乎要與花魁相比擬的身段,雖然不及她們的優雅華美,不過伶人是身懷絕技,頭頂星辰地用著一種專屬的姿態,走上那粉墨一生的道路。但就在創造璀璨的同時,卻也陷入了卑賤;然後,讓自己倍顯墮落的,還有一段悖德的愛情。

 

說與不說,承認與不承認……走與不走。

 

這些、對這樣的自己來講,其實早已沒有多大的差別了。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是想要博君一笑的小小番外~

大家輕鬆看就好XDDD

不過請注意青峰真是個壞變態(是讚美)wwwwwww


這樣小黃瀨的生賀終於全部結束溜~

還是一句生日快樂!!!XDD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呵嗯……唔、小、小青峰……」雙手都讓青峰給抓著壓在自己頭部的兩側,對於迎面而來那有些粗魯的吻,黃瀨其實也並沒有那麼想要反抗些什麼,乖順地讓青峰吻著,他想要、自己也會張嘴伸舌回應。「手、放開啦……」

 

不過,這樣讓人囚禁的感覺讓黃瀨有些不適就是。明明就不會跑走,他就是不喜歡青峰老是不說出口卻又覺得不安的這一點。

 

「不想放開。」有些濕黏的吻蔓延到耳後,惡作劇般、青峰的舌若有似無地舔著耳廓,玩弄著那只單耳耳環。「好想永遠抓住你,不讓你亂跑啊……」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當兩人在門口收整好了、準備要進門的時候,打從另一頭巷口就遠遠就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黃瀨君──!!生日快樂啊──!!」

 

「小、小桃井!?」

 

轉了頭,他有些驚喜地看著那個許久不見的女孩,一手提著東西,一手對自己揮著手,揚著一樣溫柔的笑容跑來。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18生賀~

敲可愛(又愛哭哭)的小黃瀨生日快樂啦!!!!!!!!!!

 

整個不小心爆字數而且估計今天應該無法寫完

因此分成上下篇......XDD

在這個液態蠟燭熊熊燃燒(?)的狀態下

我會盡快盡快把下篇趕出來的~

 

那麼上篇就請笑納溜wwwwww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喏、」面對收拾完這一片激情的赤西,回過了頭,龜梨遞上了一只巧緻且熟悉的小禮盒到他面前。「幫……幫我戴上。」那低下的臉蛋刷著粉紅,赤西先是瞪圓了眼,隨後溫柔的坐上了床邊,接過了那盒子。

 

「腳鍊?」不知道赤西是在遲疑什麼,龜梨用狠狠的一記白眼回應了他。

 

拜託、這可是一種信任的表徵耶,要不是死命的相信著眼前這個終於歸來的旅人,他才不會保留到這時候呢、應該吧。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也:

 

一切都好嗎?這封信、將會很簡短唷!寫著這些的現在,我真的雀躍不已。雖然不知道你收到這封信是何時,總之我迫不及待的想告訴你。

 

我要回日本了。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咦?之前那位相、嗯……相馬先生呢?」

 

從郵差手中接過了這陣子頻繁出現的航空郵件,龜梨一邊簽收,瞄了眼跟前看起來應該個性不會太彆扭的新面孔,頓了一頓,就輕描淡寫的開口問著。

 

「可見相馬前輩的確是很棒的郵差呢,一路上有好多住戶都問起了他、」隨著眼前這個大男孩的靦腆笑容,龜梨也輕輕的勾了抹微笑。「前輩考上了行政人員唷,所以帶著妻小就搬到札幌去了。」

 

「這樣啊,那還真是恭喜他了呢。」

 

「是啊、身為後輩,我會以前輩的服務精神為目標的!」

 

把簽了名的單子遞還給郵差,抬了眼給了他一個簡單的禮貌笑容。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赤西離開後三個月,第一封信,來自愛爾蘭,說了很想他,信尾附上了句我愛你。

 

兩個月後,第二封信,來自土耳其,赤西頭一次說了關於他的夢想,一字一句,看在龜梨眼中,他似乎望見了從那對深邃的眸子裡閃爍出的耀眼光芒。

 

果然還是覺得鬆開了手、是正確的選擇;他的男人,在遠方的緊緊心繫著的那個人,果然還是拼了命追著夢的模樣,最適合他。滿腦被赤西的所有表情,那短短一個月內的時光是他的全部,看著信尾附著的那句我愛你,龜梨靜靜滴下了淚。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牆上掛著的那幅月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再也不讓自己的眼神停留在上頭呢?即使是多停一秒也不願意那般,不想去認清的事實,卻往往都是殘酷的現實。

 

赤西和龜梨交往了,他們以情侶的身份在一起了,每天每天。他們會靠在對方身旁細說著些自己都覺得肉麻到不行的情話,幾乎都要犯傻的那樣,眼神只會追著他,就像是另一個自己一樣,再小的動作都會去注意,一雙眼就是捨不得離開。

 

他們會在天氣很好的午後,一同把洛赫林和薩緹亞牽出了馬廄,一人牽著一匹,然後空出來的另一隻手掌緊握著對方,走在這片只有他們的草原散步著。

 

走累了,他們會把馬匹帶到一旁的小溪邊,套在馬兒身上的皮繩輕輕綁上了柵欄,之後便到大樹底下坐著休息。有些時候赤西會躺在龜梨的腿上、有些時候則是龜梨會倒在赤西的懷裡;對望著彼此,眼前的這個人,完成了他的一整個世界。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吶、真的不能說大話,尤其是當你面對一個你不知道對方底線的傢伙的時候。腦袋已然開始混沌的龜梨模糊的想著這些,他聽著那不可思議般的、從自己嘴裡自然流洩出的細吟,他又有點後悔的想著,做人果然應該要矜持些。

 

當赤西用飛快的車速一路飆回小木屋的時候,他就應該要有警覺了,沒想到傻傻的自己,還不要命的讓男人勾著就爬上了床,結果讓自己演變到現在的地步……

 

下半身被打了大開,龜梨硬是撐起了身體,看見的是赤西正埋在自己雙腿之間、吞吐著那因情慾而泛著亮紅的硬挺。男人鬆開了嘴,卻惡意的用舌尖舔了一下過份敏感的前端,但這樣的舉動讓部位不受控制的抖動了一下。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段愛情的最終完結是什麼?兩情相悅?白頭偕老?至死不渝?

 

這種沒人回答得出來的問題,靜靜的盤旋在一早醒來的龜梨的腦海裡。他覺得自己的腦袋根本就是被這北海道的冷冽給凍壞了,這算什麼?弄得自己好像是戀愛中的少女似的,該死的多愁善感……

 

一生中走到現在,不是沒有交過女朋友,在以前念男校的時候,也並非沒有仰慕過哪個帥氣的學長,只是、當那一晚,赤西溫熱的雙唇覆的瞬間,自己卻無法推開,感受著那微微的一絲顫抖,像是摸索著般,龜梨也回應著他。

 

所以、自己變成同性戀囉?在一夜之間。可想想那在這條情路上,伴在自己身旁的人是他,同性不同性什麼的,龜梨敢說、一點也不重要了。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樣的一句話,聽進了龜梨耳裡,他只是感覺到了心臟加速的怦然,腦中嗡的一聲像是當機了那樣,即使不知道赤西到底是懷抱著什麼樣的心情提出這個邀請,他仍是覺得,光是這幾個字眼、就足以撼動他的世界。

 

『你、你在說什麼啊,呵呵……』

 

龜梨還記得自己是這樣回應他的,用著那該死的打哈哈的語氣,不再讓赤西有什麼開口的機會;他盡全力的轉移了兩人全部的注意力,扭轉了他們之間的氣氛,讓在他們其中的那差點凝結的時間空間,再一次的流動起來。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下來就等學校那邊分析後的數據結果,我會再mail給你。」脫下了白袍,宮島教授一邊喊冷的趕緊穿上了大衣。

 

「好的,那就麻煩您了。」

 

連同那些還拿著的成堆的資料,龜梨將兩隻手都收到了腰後,恭敬的朝著宮島鞠了個躬。他的禮儀是從小養好的習慣,對於長輩來說,他不會做到過份馬屁的程度,而這樣取得剛好的距離,讓他總是很得大家的喜愛。

 

「唉呀、龜梨君真是個可愛的孩子呢。」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