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買肉啦!」松岡雙手插在口袋裡,走在推著超市購物車的七瀨身旁,像個死纏爛打吵著要買東西的孩子一樣,口口聲聲一字一句,就是希望今天的晚餐能吃到暌違了兩天的肉食料理。「肉──別再看鯖魚了,我要吃肉!……遙,我是客人耶、」

 

「我是主人。」

 

簡單的四個字就立刻回絕了松岡的渴求,但站在生鮮櫃前方的七瀨,滿臉確確實實地寫著猶豫不決。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BWK0WLVCQAAYzEj    

 

吶,你不覺得嗎?

照常理來說,這早就不是個能按『常理』思考的世界了。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游泳池是水藍色,櫻花是粉紅色的。

 

雖然喜歡游泳,但那也不代表喜歡的顏色就會是水藍色,只是,不管怎麼想,應該都不會有人不喜歡水藍色和粉紅色的這個組合吧?說是正確,可能有些言之為過了,不過合襯出來的色彩,確實會讓人感到放鬆,覺得漂亮。

 

學校有棵到了春天就會盛開的櫻花樹,一旁,剛好座落了對小學生來說,已經很是寬敞的游泳池。兩者之間隔了一面鐵網,說真的,那稍微染上鐵鏽的顏色實在有些掃興。但,當那美麗的櫻花花瓣片片被風吹著越過鐵網,落在泳池的水面上時,那畫面該會是多麼……多麼……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遙!?」從屋內前來應門的正是松岡凜本人,看著提著兩袋東西站在門口的七瀨,他毫不遮掩的將驚訝表現在臉上。「你是這種參加活動會第一個到的個性嗎?」

 

劈頭就是這樣失禮的招呼。要不是因為冬天的關係,比起外頭,室內肯定舒服多了;若是換成其他時候,七瀨相信自己絕對會立刻轉身走人。

 

「吵死了。」沒好氣的看了松岡一眼,七瀨反客為主的擅自就進了他家門。「我是為了要處理鯖魚所以才先來的。」

 

「聖誕夜吃什麼鯖魚啊──」

 

沒忍住的反論才剛脫出口,松岡下一刻就意識到,想要駁斥七瀨對鯖魚的執著,究竟會是件多麼無意義的事情。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真的很喜歡凜很喜歡凜遙啊!求同好!XDDDD

※本文預計為12月的CWT35新刊

※應該是會跟之前的青黃夏が終わるまで一樣,會將故事分成兩段主線,前半會在網誌上更新,後半則是作為加筆內容僅在刊物當中公開這樣,我個人是覺得前半當一個中篇來看大概也是可以的?可能啦,應該,因為我才寫了一點點而已......(毆#) 所以總之還是求鞭打,謝謝。XDDDD

故事走向會從主角們高三從社團引退後準備考試的時節開始寫,不會在網誌上公開的後半則是大學並且20歲之後的延伸。總之整篇都是妄想......WWW 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半夜看完動畫22實在忍不住了......

※基本上也不太算CP向,就是以這兩個人為主。

※..............唉.........(谷底) ←別放這無意義的註記啊###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又來了。

又是這樣血肉橫飛的地獄,不知道是已經看過多少次的景象。

 

一群掛著滑稽表情的噁心肉塊,然後,在蠻力和利齒的作用之下,身邊的人也一個個接著變成團團肉塊。認識的,不認識的;熟悉的,不熟悉的。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人際關係已經無法代表些什麼,無論失去的是誰,沉痛所帶來的重量全是一樣的,那都是會讓人心一塊塊空掉的悲傷。

 

說好聽點,大概就是無論這兵團的哪一個人,都是等同份量的重要,但說穿了,只要穿上這身自由之翼的披風,無論是誰,隨時都有變成肉塊的可能性。一直對自己灌輸這樣的想法,橫豎這也是個沒有正確解答的世界,寧願每一次戰鬥之後都要感到哀慟,也不要在失去了某個特別的人的時候,被擊垮到一蹶不振。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王都,真實面來講,就是一群狗娘養的傢伙聚集在一起的地方。紈褲子弟們穿著高貴華奢的衣裝,還以為弄髒是很勇敢的事情一般,帶著淫穢卻又像施捨的眼神,一步步踏進複雜的地下。

 

不屑於這種傢伙的結果,沒拿到錢就算了,最後還是惹惱了那些滿臉肥腸的富商們。使勁地出拳揍去的話肯定是很快就能解決的,但偏偏那幾張嘴臉就是髒到教人連碰到都會覺得反胃。

 

吶,你不這樣認為嗎?一個個滑稽樣的,髒死了。

 

只是這樣糾纏下去也不是辦法,沒打個幾下就滿地找牙叫媽媽,落荒而逃之後縱使不想、但在這種暗巷附近也沒有可以清潔的地方……低咋了一聲,還殘留在手背上的血漬及那油膩的感覺揮之不去,真是受夠這種鳥事了,但現在能做的,也只有趕緊走遠,到有可以洗手的地方為止。

 

嘆了一口氣,但就在要執行這個決定、並才打算要起身的前一秒,突然一道完全將自己覆蓋的陰影鋪天蓋地的襲上。

 

「唔、你要幹嘛、」眼前是個金髮的傢伙,穿著什麼樣的衣服根本注意不到,那雙一直在笑的眼,還真是會一瞬吸去了所有注意力……怎麼,這難道什麼新的迷昏人的手段嗎?

 

「啊,抱歉。」就這樣注視了一段莫名的空白,金髮的男人這才稍稍拉開了些距離,接著,就只能看得見他直直伸來的大手而已。「請問……可以與你共舞一首嗎?」

 

「……哈啊?」

 

烏雲散去了一個小小的縫隙,耀眼的陽光就毫無遲疑地穿得透徹並灑上了整片金黃在這灰暗的大地。

 

「哎,瞧我說了什麼。」男人笑了笑,這次總算看清了,那是連同嘴角還有臉部的肌肉一同揚起的表情。「我是說,請加入我們吧──調查兵團。」

 

那天,除了被染得澄黃的笑靨之外,同時還看見了綠色自由的羽翼。

 

 

Fin.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

「……啊!」松岡原本低頭翻閱雜誌的動作,因為一聲其實聽不出來有多訝異的驚呼而停下,定睛一看,剛好進了便利商店就發現自己的人,正是七瀨。「為什麼我到哪都會遇到你啊?嘖。」

 

「這是我要問你的才對吧。」秉持著一貫不變的面容,七瀨隨之便站到雜誌櫃前,並隨手抽起了擺在松岡面前的體育週刊誌。「你不是都住學校嗎?」

 

松岡這個幾乎都只在新年假期才回家一趟的人,居然會在並非是什麼特別假期的一般週末,出現在這個小鎮上。七瀨因此抱持合理的懷疑,並理直氣壯地將那有些不耐煩的質問完整退還給對方。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中學的最後一年,沒有社團活動的夏天就此迎來了尾聲,從來沒像這樣密集的排過模特兒的攝影工作,一面覺得辛苦,但就像是經紀人說的,如此一來,高中以後如果決心要認真踏入模特兒業界,那這年夏天的付出也將會成為最穩固的基盤,很是值得的。

 

經過了一夜的休息,全身的疲憊還沒完全除去,即使掛著窗簾,但外頭過份耀眼的陽光還是將想再多睡一些的人給曬了醒。直到前一陣子都還很熱衷的籃球,現在想起來卻又像最一開始一樣,沒有任何他校的對手可以較勁了;或許,更糟的是,可以較勁的隊友們,也都一個個過著如同現在的自己一樣,百般無聊的日子。

 

黃瀨半起了身在床上坐著,他一手撐著頭,一下透過窗簾猜測外面現在是如何的萬里無雲艷陽高照,一下又收回了視線,撇頭看向那不知道已經多久沒動過的籃球……幾乎是無意識的看著,那顆橘色的球體裡頭,到底曾經裝載過多少笑容,甚至都撐得又鼓又硬地,抱著它的每一天開心到好像快要炸開來一樣。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當這樣的時候,都會對於所處的現實感到嚴重曖昧不清的迷惘。

 

坐在華美的沙發椅上,右腳向前傾去,讓男人用溫熱的大手撐著,因為姿勢而不免拉直的腳背,讓里維有種女人穿著高跟鞋的錯覺。純白的繃帶一層一層輕柔纏上,他一邊看著自己受傷的腳,又一邊看著總是這樣蹲跪在眼前、替自己包紮的艾爾文……果然還是覺得一陣暈眩,里維慵懶地歪過了半身,將手肘抵在沙發把手,並撐起了開始沉重的一顆腦袋。

 

「怎麼了?」擔心里維更換姿勢的動作會牽扯起傷口更多不適,艾爾文的語氣不禁透露了心急。「還有哪裡痛?」

 

面對這樣的一句提問,別說回應了,里維一時之間就連個單詞也吐不出來。

 

在這幾年的生活以前,那佔去直到現在為止絕大半的每一個日子,這副身軀都一再反覆著受傷及癒合,大概沒有哪天是『完好無缺』的狀態,沒有任何病痛的身體會是什麼樣的感受?透過記憶無法拼湊起來的感官,里維向來就沒去試想過。

 

直到這個男人的這雙手,頭一次伸到面前來的那天為止。

 

安逸、安心、安穩、安定,比童話故事還不可能,比看到一片汪洋大海還不敢奢望,但偏偏當下就是如此平靜的時刻。

 

「哎,艾爾文。」里維輕閉了雙眼,這雖然還不及讓他嘆氣的程度,但也足以讓他搖頭了。「我不知道,我向來不知道。」

 

但男人笑了,一樣溫柔地笑了。「這樣啊。」真不懂這到底有什麼好笑,里維稍稍鎖緊眉間,可艾爾文卻只是又低下了頭,繼續完成這項包紮的動作。

 

 

Fin.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唉……還是沒人在啊。」按了幾次門鈴都沒得到回應,赤西只覺得全身爬滿了無力感。

「不然再去問問看房東好了,看有什麼地方還能找得到他之類。」

 

點了點頭回應了山下,現在也只有這個方法了。

 

 

兩人已經連續兩天都往位在高田馬場的一幢名為『青月莊』的舊公寓跑,那裡是第一目擊者加藤克夫的住處。那一天凌晨,由於加藤還有工作要做,把大概的事情問完,沒得到什麼結果,也就這樣先讓他離去了。

 

但是這個案件真的有太多疑點需要釐清,之前將鑑識結果的報告通知了前輩之後,也是指揮他們再去找一次加藤,畢竟他的行蹤實在有點難說得通。雖然是目擊證人,但同時也有可能是犯人;身為警察真的任何事情都要懷疑,好像全世界現在都與自己為敵,最終才能揪出真正的犯罪者。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終特典  

↑↑ A4大小折頁海報正反面就是這種感覺XDDDD

 

CWT34來場感謝──!!

這次超大熱天真的辛苦了,希望帶回新刊的你們會喜歡~

然後我已經從校稿天使糖衣那邊聽說後記出現了錯字......請求原諒啊啊啊啊啊啊 (下跪)

攤上的特典份在第一天午前就發送完畢,十分感謝大家的支持 

這本新刊預計8/15會在奸情區露天賣場上架,屆時也會有20份特典提供給前二十位購買的讀者唷!

 

那以下就是特典全文公開

如果還沒看過本篇的朋友或是想等通販再購買來看的朋友還是不想被爆雷的朋友還是怕不同的朋友(ry

總之請自行決定是否要點開繼續閱讀這樣XDDD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71671509173  

(其實跟這圖一點關係也沒有但我就是想放!!!!!)

 

之前的總經理x作家設定 (笑)

如果對我擅自妄想的櫻龜有興趣的朋友,【櫻龜】早晨的憧憬 這篇可以去看看XDDDDD

其實是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不知道有沒有一年兩年之前寫的東西

原本建立了這個網誌之後要一併搬過來的但沒想到忘了(噴)

前陣子想起這件事情就趕緊一口氣全都塞進了All龜的分類裡XDDDD

 

然後依照這個趨勢搞不好還會有個晚上篇?

搞不好而已,等我哪天寫了再放上來吧www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未命名 -2拷貝  

 

當二十六歲並已然成為知名藝人的黃瀨涼太,再一次遇上了打進職籃的青峰大輝。

隨著歲月的流逝,隨著看過的世界,兩人也、

 

咳嗯,(應該)各自都有所成長。

 

這樣的他們是否能坦率且成熟的面對彼此一直以來擦身而過的日子,並銜接串聯成一份完整的幸福──

 

「我勸你最好在我二十六歲生日前再喜歡上我一次,聽到沒!」

「哈啊──?你那是命令嗎?你那是命令吧!」

「就是!」

「誰管你啊!你這黑皮暴君──!」

「你說什、……少得意忘形啦你這萬年手下敗將!」

 

究竟湊在一起的話永遠只會吵吵鬧鬧嘰嘰喳喳咕嚕呱啦的兩人是否能在這場炎熱的仲夏結束之前實現並激起愛的火花然後根本不可收拾無法收拾也不太想收拾呢!

 

說了這麼多總之最襯艷陽的天空絕對是湛藍又美麗的。

LOVE IS ALWAYS COMEDY

 

夏が終わるまでに

presented by Maika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整個故事的本篇到此為止,不知道這半個月來大家看得還開心嗎?

※LOVEはいつもコメディーだ!XDDDD

※作為CWT34新刊印量調查中

PS. 篇名中譯:在夏天結束之前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暑假CWT預定新刊,七月會拼命在網誌連載的啊哈哈......(T∇T)    

※屆時會有後續未公開加筆內容,作為刊物購買的小回饋    

※故事內容會有提到黑桃結婚的這個設定,無法接受的朋友對不起了......   

PS. 篇名中譯:在夏天結束之前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暑假CWT預定新刊,七月會拼命在網誌連載的啊哈哈......(T∇T)   

※屆時會有後續未公開加筆內容,作為刊物購買的小回饋   

※故事內容會有提到黑桃結婚的這個設定,無法接受的朋友對不起了......  

PS. 篇名中譯:在夏天結束之前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暑假CWT預定新刊,七月會拼命在網誌連載的啊哈哈......(T∇T)  

※屆時會有後續未公開加筆內容,作為刊物購買的小回饋  

※故事內容會有提到黑桃結婚的這個設定,無法接受的朋友對不起了...... 

PS. 篇名中譯:在夏天結束之前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暑假CWT預定新刊,七月會拼命在網誌連載的啊哈哈......(T∇T)  

※屆時會有後續未公開加筆內容,作為刊物購買的小回饋  

※故事內容會有提到黑桃結婚的這個設定,無法接受的朋友對不起了...... 

PS. 篇名中譯:在夏天結束之前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