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桌上誇張的擺滿了昂貴高級的日式料理,待送菜上來的女將恭敬地拉開紙門退去之後,坐在榻榻米上的龜梨一臉原本招牌的微笑馬上垮了下來,對著正坐在他面前、那個已經開始大吃大喝的邋遢中年男人冷語著。

 

「……今天又要跟我拿多少?」

 

「唉呀,脾氣別這麼大嘛!」語間頓了一頓,男人又隨即塞了嘴海膽。「久違的跟龜梨巨星吃一頓飯,我心情可是很好的呢。」

 

語落便擅自揚起了一陣笑聲,但聽進龜梨耳裡,卻只覺得讓人反感作噁。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結束了熱鬧的營火烤肉晚餐,享受著一片迎面的海風,獨自離開了成群的人們,龜梨只是靜靜地坐在變得和那彎銀月相同寒涼的沙灘上,放任自己的視線朝那漆黑的汪洋扔去,像是想往前尋找些什麼的眼神,卻又看似在回頭憶著些什麼。

 

懊惱著自己的開不了口,打定了至少要把這份心情傳達出去,但、今天明明不就擺著許多機會了嗎?只是遲疑著。即使明白,再這樣下去不過是徒然浪費奇蹟而已。

 

該繼續相信嗎?這份原本就沒許過什麼承諾的愛情的堅定。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僅收錄於2011年7月出版,糖衣 & 舞華合本《一期一会》。

(此作品將不會再版)

 

02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穿著沉重的戰服,踏著步伐走在往仇敵吉良家的路上,大石的心定定然,毫無雜想。

聽聞遠方傳來父親敲擊的陣鼓聲,他轉身面對自己統領的裏門隊,一雙眼充滿將領般的威嚇。

 

「殺進去!!」

 

看似堅固的大門被他們以重槌敲開,隨著大石的腳步,一行人拔出刀,怒狂嘶吼地衝了進去。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石大人!大石大人!」

 

天還未破曉,黨內同伴就急急忙忙地連跑帶爬衝進家裡,聽見外頭騷動的大石立刻就警覺性睜開眼。

以最快的速度起身,他帶領著急的同伴們來到父親的寢間,想不到父親卻跪坐在房間正中央,感覺像是沉思了一整晚,完全沒有闔眼休息的樣子。

 

「江戶傳來的消息,吉良府邸的搬遷位址已經確定了!」

 

「這是真的嗎!」聽到這句直入核心的關鍵,大石也忍不住大聲驚呼。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完了。

 

大石一把將刀扔到地上,刀身及地時揚起一陣沙塵,早已汗流浹背的他直接往後倒,一屁股跌坐在地。

 

「啊啊──」

 

仰頭對天胡亂喊了幾聲,粗魯地將臉上的汗珠抹去,他不甘心地咬緊牙。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茶會地點是其中一位官員的家,那官在將軍府擔任要職,對於朝廷事務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然而那官似乎只是出借場地,復興會議前的茶會主持,將由專門的師匠負責。但不管茶會該是如何風雅,也都只是會議前打個照面罷了,想到這裡,大石又再次不安起來。

 

在前往茶會的路途中,大石一路都是低著頭的,手緊緊握在腰間的刀柄上,掌心微微沁出了汗。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僅收錄於2011年7月出版,糖衣 & 舞華合本《一期一会》。

(此作品將不會再版)

 

01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